苹果已经理清了和微信的关系小程序开发者们也

  今年 2 月 15 日,微信登上了 App Store「社交」分类的主打推荐。而且,苹果用的推荐图是小程序特有的「菊花码」。

  这和 2017 年苹果和微信的关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当时,苹果把微信公众号上的「赞赏」看成应用内购买,要「一视同仁」抽成 30%;微信则认为,「赞赏」是用户自愿赠予作者的无偿行为,不适用 IAP(In-App Purchase)机制。协商不成,微信甚至一度关闭了 iOS 版的公众号赞赏功能。

  作为两个最知名的科技品牌,这件事备受关注,社交网络上还出现了「微信和苹果二选一,你会选谁?」的线 年底推出的小程序,也被认为可能取代 app,和苹果形成正面竞争。

  这种看法直到 2018 年还大行其道,很多依靠社交裂变在短期内获得大量用户的小程序,按照 app 的估值模式获得了巨额融资。但小程序本身的特点让这种估值模式最终难以为继,引发了 2018 年下半年的「小程序寒冬」。

  曾经有一个数据显示,苹果的 App Store 中,前 1% 的应用获得了 93% 的营收。

  在发展已超过 10 年的应用商店中,中心化的推荐和排序机制,让「二八法则」进一步强化。视频网站 Netflix、Hulu、爱奇艺、腾讯视频,直播平台快手、抖音,以及《王者荣耀》、Candy Crush、《部落冲突》等一众疯狂吸金的手机游戏,牢牢占据着金字塔顶端的位置。

  知晓程序了解到,微信在前段时间推荐的 6 款创意小游戏几乎无一例外地降低了模型和动画的复杂度,以保证在微信平台上游戏的流畅性。

  而强调交互、突出沉浸感的头部视频、手游应用,对性能、体验的要求极高,小程序的特点决定了它不适合这些应用。

  不同于 App Store 的推荐和应用排行榜,小程序的分发是去中心化的。小程序的最大流量入口是群聊和对话,微信平台的社交属性让小程序以更加分散、垂直和场景化的特点分发到不同的人群中。

  比如,一个社区拼团小程序会在小区业主群中传播,大学生间会流行兼职类小程序,休闲类的小游戏,会在各种闲聊群内刷屏。

  「传统 app 生态中的二八法则可能并不适用于小程序,无论微信,还是小程序,一直以来的理念就是服务每一个人,因此,中腰部小程序的增长会更快,这也是我们希望看到的一个现象。」

  张小龙曾经在微信公开课上说,做一个「操作系统」是每一个程序员的终极梦想,这也是他推出小程序的一部分原因。

  从电脑操作系统 Windows、OS X 到手机上的 Android、iOS,软件行业的最大变化是消费群体的变迁:PC 时代,微软、甲骨文这样的公司,都是依靠将产品出售给企业用户获利,当然,Windows 消费者版本也卖了很多,但和来自企业的收入比起来就是九牛一毛。

  所以 app 市场成熟的标志,就是视频、游戏、社交等应用垄断排行榜,它们满足了个人消费者最集中的需求。

  小程序诞生于微信、支付宝这样的超级平台上,这些应用是移动互联网时代最优秀的代表,它们早已突破了应用初期的范畴,成为了连接政府、商业公司、公益组织、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平台。

  所以,和 app 相比,小程序的特点和优势是连接,它的一头是和 app 用户差不多的个人消费者,但它连接的另一头,不是内容、游戏(或者说不全是,顶级的内容、游戏开发者更大概率会选择 app),而是一个个细分的场景和需求。

  对创意小游戏计划,开发者一方面欣喜微信对优秀游戏的挖掘和认可,同时,他们也感叹, 和 App Store 及第三方游戏评价平台 Taptap 相比,这个计划对于持续发掘优秀小游戏是「杯水车薪」,微信上用户最多、收入最高的小游戏,依然属于在社交裂变上做得最好的团队。

  微信是一个生态,小程序是微信生态中的小生态,生态参与者的成长、壮大需要大生态作为土壤,也需要明确的规则和价值观。

  最近,微信又有了一些小动作:3 月 5 日,有用户发现微信在搜索小程序时可看到的「我的购物单」变为了「好物圈」。用户打开「好物圈」后即可看到好友推荐的商品及好友购买后推荐的商品。

  一方面,开发者要摒弃传统的流量思维。微信小程序不会有集中的入口和强唤醒机制,通过刷量获得的流量,很可能会以更快的速度流失。另一方面,对于 to C 类开发者,尤其是内容、游戏类开发者来说,要重视小程序平台的社交属性;同时,不应该放弃 app 的开发。

  对于新入局的开发者来说,重点关注商业和服务类领域,和这些领域从业者结合是更好的选择。连接线 年小程序发展的趋势。 小程序的特点是连接人和服务,连接不都是发生在线下,但过去没有被满足的需求,更多是在线下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
联系